天津心帆心理輔導中心
新聞詳情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直播:中國人為什么很難主動去作心理咨詢?

 二維碼 53

中國人為什么很難主動去作心理咨詢?(原創)

重庆时时彩500开奖直播 www.btqrn.tw 李  振濤

  前幾天三所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副教授們聚會,有人感嘆“X大學又有人自殺了,事前毫無跡象。為什么中國人去做心理咨詢會那么難呢?”

   NK大學的LQ教授提到了:“人格外露的人會主動一些,人格內斂的人則很難主動求助?!?/span>

  人格因素之外,還要考慮什么?——我在琢磨。

  多年前,在《紐約時報》上見到一幅漫畫。內容是精神分析學派的創始人佛洛依德在同日本森田療法學派的創始人森田正馬在拳擊博弈。在佛洛依德的拳套上寫著SEX(性),而在森田正馬的拳套上寫著WOMB(子宮)。區別是什么?子宮不包含性嗎?這里明確反映出在歐美的西方精神同性是與身體所分開的“二元化”認識。而在東方,精神同性與身體是一元化,不可分的。也因此,西方人解決情緒、性、精神問題“理所當然”地尋求心理醫生。然而,在東方既然情緒、性、精神同身體不可分,那么找氣功師、中醫師去調節精神,也是“理所當然”啦!

  中國的道家、儒家講究“順應自然”,“修身養性”,因此,更多人將精神問題看成是“修養問題”,“能力問題”。于是咨客或病人常常問到我“李教授他們說我是抑郁癥,你看我會得抑郁癥嗎?”我一了解他是局級干部。另一位問我“您看我也需要吃藥嗎?”經介紹人了解,知道是某大公司領導,企業遍布全國。他們在問什么?“我這樣經過世面的人也會患抑郁癥嗎?”“我這樣有能力的人也會得抑郁癥嗎?”如果這樣,抑郁癥只有缺乏修養、缺乏能力才會得,那么疾病的生物化學變化如何解釋呢?輕度、一過性抑郁感受可能同壓力、環境相關。但是,抑郁癥是健康問題,絕非思想問題,要警惕??!許多國人的精神、心理問題不能得到及時解決,不僅那些慢性疼痛、豐富的軀體癥狀(被稱作“軀體形式障礙”實質是精神障礙的一種)得不到及時治療,而得不到合理治療、完整治療、全程治療的慢性抑郁癥、焦慮癥、失眠在嚴重損害著人們的生活質量。

  筆者曾經試圖以介入心理“亞健康”的形式,在醫院內及醫院外同時搞心理支持。這中并非是筆者要追究也許幾輩子人也搞不清的“亞健康金標準”,而是應對國人認知模式,回避偏見,更真實地為中國人服務。然而,“任重而道遠”??!------。

  回到題目,中國人為什么很難主動去作心理咨詢?比較文化因素,應該是我們重視的要素啊。

2011-1-24


文章分類: 生活專欄
分享到: